2012年2月28日

官逼民反的問題

一、馬英九自從上台之後把二二八事件定調為「官逼民反」,這種基調其實有幾點問題:

(一)是官逼民反的語意中強調「民反」是二二八事件的主軸,但問題是,從歷史上來看,二二八事件的主軸根本不是民反,而是「官對人民的大屠殺」;
(二)未有確切史料證據證明有多少人「反」之前,即下結論二二八「全為民反」,進而帶出「鎮壓屠殺」的因果關係,忽略了有些人根本沒有「反」,卻遭屠殺的這一點。這些無辜的前輩都在「官逼民反」的脈絡之下被遺忘了;
(三)承上,強調「民反」、若有似無地帶出武裝鎮壓的因果關係,甚而某種程度肯定武裝鎮壓的「合理性」,也壓抑、曲解了人民行使抵抗權(作為一種天賦人權存在)的正當性。若要從事件的本質為衝突角度出發,對於「人民」(We the People)而言,正確的定調,應當如同國民黨對辛亥革命一般,定義為「革命」、「抗暴」、「起義」失敗遭致清算報復屠殺較為正確;
(四)也是最重要的一點,「官逼民反」的史觀貼近宇宙史觀、世界史觀、甚而統治者的史觀,這種史觀強調純粹性、「客觀性」,從而淡化了具體脈絡下的時代人物關係,也迴避了歷史評價。從 Hobsbawm 強調必須要有 "bottom-up" 的史觀以來,不斷提醒我們對歷史事件評價時必須要小心避免落入某方特定的意識型態裡。對二二八事件定調為「官逼民反」的這件事,應該是最佳的台灣本土案例。

二、至今馬英九都以「政府人稱」對受難者及其家屬道歉,但身為一黨主席,如果不追求歷史高度,回歸「國民黨政府」的歷史,以「國民黨人稱」行動,再怎麼做都被認為是虛情假意。

三、身為一黨之首,如果不能以行動約束底下黨員,或是與仇恨言論劃清界線,再怎麼道歉,都被認為是虛情假意。

四、「對於受害者而言,『沒有真相,如何原諒?』;對於加害者而言,『沒有真相,何來赦免?』」〈陳昭如:加害者與被害者的眼淚〉。台灣始終面臨真相遭惡意扭曲、加害者隱形的轉型正義困境,如果不積極予以處理,傷口只會越來越惡化。

0 comment(s):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