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24日

總統先生,請給個說法!

(本篇刊於自由時報自由廣場20081124,標題改為「大學生與總統談人權」)

◎ 江廷振

陳雲林先生來台期間,為了維護國賓的安全,擴大維安規格,卻發生許多警方執法過當的爭議事件,警方公然違法濫權,是這次野草莓學生們站出來抗爭的主要原因。這些事件,包括警察行使路檢、盤查、搜索、扣押、逮捕等國家權力時,並未符合警察職權行使法以及刑事訴訟法所規定的要件,也未符合大法官釋字五三五號解釋意旨;針對抗議民眾,警方也濫用集會遊行法的命令解散權,使得人民的言論自由當下被任意剝奪,而這也是野草莓跳出來訴求修法的主要理由之一;此外還有一些根本「師出無名」的國家權力,例如恐嚇西藏人不能出來抗議否則關一輩子等語,更是明顯的侵害人權。

民間輿論支持政府一方最主要的理由是,由於上次張銘清事件發生了一些「失序狀況」,成為「國際醜聞」,因此為達目的,擴大維安規格,侵犯人權也在所不惜(甚至有人連人權的概念與範圍在哪也不太清楚)。但我們不禁要問,人權難道容許例外?

人權當然不容許例外!民主、自由、人權的最高性是二百多年前法國大革命以及美國獨立時期就已經確定下來的事情,但是為何今天我們的群眾竟容許我們的公僕做出種種違反民主自由憲政秩序的行為?

有人也許會說這是一種「緊急狀態」,所以不得已只好「為達目的無所不用其極」,這種說法,目前法制上也有緊急命令可以為其背書,我們因此質疑總統先生為什麼不選擇循九二一大地震模式發布緊急命令,而執意選擇一種公然破壞憲政秩序且迫害人權的方法,而達成維護國賓安全的目的?

總統先生,請給個說法! (作者為一顆野草莓、政治大學法律系學生)

0 comment(s):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