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4日

大學生涯的感慨之一

我們寢室內的室友每個人都有參加系隊,其中兩個打棒球,一個打籃球,另一個打排球。球隊的際遇各有不同,打棒球的坎坷許多,一年度只有兩場系列賽,其中下學期的一場最重要的比賽「系際盃」賽制還是單淘汰;打排球的有兩場比賽;打籃球的有聯賽(採積分制),單淘汰賽以及雙淘汰賽。打排球的室友隊上拿了冠軍;打籃球的室友隊上從頭輸到尾;打棒球的以一場之差在雙淘汰賽中輸了第一輪,而單淘汰賽身為種子又在第一輪被淘汰。我們都是大三的人了,今年都是最後一年打球,隔一年就要專心準備考研究所,不能再打球,因此大三的比賽都視為人生中最後的一次揮灑青春、熱血洋溢的團體合作比賽。有輸有贏,滋味不同,有的留下甜美的回憶,有的則帶來悔恨的淚水。我是留下悔恨淚水中的一個,特別感傷,打輸比賽的那一刻悵然若失,過去三年來的付出一下子化為泡影,早安練球、蹺課、向機車老師請假、被老師冷言冷雨、睡眠不足等許許多多的經過,卻沒能留下一座獎盃,而人生中打球的經歷可能就要中斷於此,唯一享受打球快樂的機會就此中斷,快樂練球生涯,享受進步感的的生活也許不會再重來,也難怪每個人打輸球總是這麼的沈重且心酸,輸了球只能躲在棉被裡哭。

特別是我,我是打棒球的,我是我們那場比賽的最後一個打者,那打二壘 infield fly 的情景在我腦中一直揮之不去,以致於現在每當想到棒球,不再是打球、看球的快樂,而是這些辛酸事。人說「痛苦會過去,美會留下」,然而在每個我們這種年紀打輸球的人,卻是「美會過去,痛苦會留下」。周圍明明該是實踐夢想的盛夏,我對這盛夏的記憶卻是冰封了萬物的寒冬,一片死寂,一切都靜止在我踏過一壘壘包,看著二壘手把球接殺的那一刻。

0 comment(s):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