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4日

未來的人生方向

不可諱言的,到了大三的這個時刻,面臨即將畢業的惶恐,總算逼使我開始認真思考未來的路。

事實上,自從進了大學以來,這裡的學習環境與我想像中真是有一段不小的差距,最大的一點不同,就是在於「大器」這方面。我以為大學老師不會如同國高中老師一般,教授所謂的「標準答案」,而是鼓勵你多思考,自己解決問題等等。However,在我這個科系裡面的老師,唯一進步的一點就是告訴你 why a standard answer is a standard answer!當然,仍然有一些年輕有為,非傳統的老師告訴我們「你應該思考」,也有一些老的好老師會告訴我們不要被限制……

可是,現實面仍然是殘酷的。在國外,學生入學的時候會想到自己未來的人生,考慮未來人生如何安排,bar exam 的錄取率高,所以 bar exam 並不會困擾他們太多,而且就算不是從事法律工作,其他的就業機會仍然很多很好,因此國外 law school 的學生不會太在意那些 bar exam 啊什麼的,校園生活是充滿朝氣的。在台灣,學生剛入學的時候想到的也是自己的人生,但是,由於司、律的錄取率極低,以及整體就業環境的影響,使得學生們只對考試科目有學習興趣(美其言是興趣,其實也不過就只是想要過那窄門而已)。如果沒有在司、律中金榜題名,未來就只能去賣雞排了,因此汲汲營營於老師的不同學說之中,一兩分也會計較。
大環境裡面,仍然處處見著勾心鬥角,視野狹隘的氣氛。研究所考題會洩題,老師會選擇招攬自己門生;考試時學說寫老師的就可以比較高分,學生們也趨之若騖,甚至同學們也會為了成績而作弊……小小的島上充斥著這些「小器」的行為,大至國家,小至個人,都是一丘之貉。台灣不是號稱有海洋性格,樂於接受不同事務嗎?在我看來是自己騙自己了,畸型的制度以及畸型的文化傳統造就出許許多多「小器」的人們,台灣地形的影響不如應該說是小小的島造就出小小的人們。
我的成績從大一下到現在很爛,可能是因為我有點失望了,有點提不起勁。可是在那些 wide-visioned 的課裡面,我仍然表現的很好,也許我註定不是當傳統法律人的料,我的興趣很廣,我自認是個通才,也許不應該走向傳統的路,把這種專業鑽研的太深,而是走向各學門整合的路。
扯的是遠了。我從入學時想培養自己的 guts,當帥氣又意氣風發的律師,幹掉那些腐敗的傢伙,幫助需要 empowered 的人們,到現在看清楚其實選擇一條最適合自己的路是最好的。我的目標仍然是貢獻社會,改造社會。我到底該怎麼選擇呢?
仍然在決定。

0 comment(s):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