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12月28日

從探病提到特權人士的浪費社會成本

阿媽日前突然胃出血,住進加護病房,為了每次二十分鐘的探房時間,媽媽總要從臺中趕到彰化。而昨天下午四點有一次探房機會,我利用這個週末假日難得的機會去看望阿媽。

車子下了彰化交流道,在路口堵了很久,差點趕不上探房的時間,原來是因為呂秀蓮有一場造勢活動要彰化展開,沿線警察都部署好了,紅綠燈的配置也都在掌控之中,為了要讓特權人士及早趕場,以便能夠台灣走透透,所以堵住我們其他這些市井小民──不管他們是不是也有其他的要務。
其實這也不是什麼新鮮事,大官經過時警察站崗控管交通這件事也已經行之有年了,但是每次遇到,就每次教人不爽。
這些人好像比其他人偉大一樣,連交通也要享有特權,殊不知,在他們為了及早趕場,為了多幾張選票而造成交通大擁塞的同時,社會不知道要付出多少成本:南來北往運送物資的物流業作業延宕,物資交換速度減慢,消費及生產的行為因而多付出了特權人士製造的外部成本,同一時間內的財貨交易量減少,說的明白點就是可以增加的財富減少了;救護車因為塞車關係少救了一個人、二個人……或更多,更何況,如果少救的那個人是愛因斯坦,是凱因斯,是佛洛依德那樣子的人呢?身有要務的人因為塞車而不能及時完成任務,最後形成徒然,從一開始出發到預計完成的這段過程裡的一切動作變成無意義,如果是工作,就形成了不具勞動價值的勞動,白白犧牲了這段期間的可得財富;如果是像我們這類型的要務,也可以說是形成了不具勞動價值的勞動,白白犧牲了這段期間的可得心靈財富。
然而,這麼偉大的代價,都是特權人士/政治人物製造出來的,如果說一個政治人物製造了那麼多的外部成本,只是為了多幾張選票的話,這個政治人物有什麼好稱頌的呢?不管是多忠誠的支持者都一樣,都必須正視這個問題。從另外一方面看,這個特權人士/政治人物就已經剝削的市井小民的財富了,它讓我們損失了那麼多的東西(財貨交易量減少、少救了幾個病人、少看一次阿媽),而多他幾張選票,不是剝削嗎?從我們這邊奪取一些我們應得的東西,然後再給他自己享受。在共產國家裡,特權剝削非特權,這種情形在民主國家也一樣看得到。
這樣子的特權人士/政治人物,沒什麼好讚揚,好崇拜的。那些讚揚他們,崇拜他們的人都應該想想這件事情。
憲法第23條都說了:「以上各條列舉之自由權利,除為防止妨礙他人自由、避免緊急危難、維持社會秩序或增進公共利益所必要者外,不得以法律限制之。」,既然連全體人民都可以為增進公共利益而限制其本應有的權利,那麼為什麼不能限制少數人為了自身利益而浪費社會成本而製造的所有特權行為呢?
所以說,特權應該被打倒,以增進全體國民之利益。

2 則留言:

  1. 直接打倒么?
    有他们在,多数社会需要的但是比较愚昧的人就没有了生活目标
    会乱套的,农民伯伯看到你什么都不做就只是上网,每个人也都一样有钱有权,他会把锄头丢了.....脾气好的,请教你怎么上网,脾气差的.....自己猜把

    回覆刪除
  2. 失误,
    “没有他们在,多数社会需要的但是比较愚昧的人就没有了生活目标”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