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9月26日

課堂中的性情中人

記一些生活趣聞。

現代社會課,正當台上老師上課講到多元文化、文化衝突、文化包容……等等的一堆講的如火如荼之時,停下來了,他指著一位我們班的男同學,很好奇的問說:「你怎地讀書讀一讀桌上有一攤水呀?」

那時我沒聽清楚,因老師刻意講小小聲的。我搞不清楚狀況,聽課聽的正爽咧怎麼停下來了,只見老師一直往另一邊看去,用眼睛詢問那人附近的同學們,他們都非常困惑的聳聳肩,張開雙手用眼睛說「我哪知道?」。

事後我詢問他人那段「空窗期」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那時不想跟著探討「社會現象」便繼續閱讀著老師沒教完的事業),才知道那人上課在書桌下看課外書看著看著竟哭了。

真是佩服,在課堂中在書桌下在45度角射線上偷看著課外書,竟也十分厲害竟啜泣起來了,大概情緒真的太激動了吧,而那人也真的喜歡看「書」,他就是我在「指定作文一則:我造個批判句」中寫過的那位「晚餐錢花得非常之過」的那位仁兄。
也許我不曾看書看到哭的吧,鮮少,幾次哭的經驗都忘了。只記得最近的一次感傷經驗是重溫國中歷史本國史第二冊時,在八年抗戰那兒的照片上看到一張圖片,是張一對小兄弟的照片,哥哥抱弟弟,身後有殘破不堪的房舍,而這對小兄弟的命運注定是悲慘了的,他們兩個沒有父母,他們兩個年紀都還那麼小,他們兩個沒有生存的能力,他們兩個沒有人可以依賴,他們兩個孤苦無依,他們兩個將要面對這悲慘的人生。那時的我真的不忍,很感傷,是因為戰爭的罪惡,和民族的慘痛。
而我那位詩情畫意的同學,我不知道他看到的是什麼書,也不想去問。我想,能讓他哭的也約莫是些「鴛鴦蝴蝶」吧。又或者,因為他在幼年時父親即去世了,大概他看到的是些關於親情描述這方面的書……我不清楚。
很難得吧,真情流露於閱讀之中,這對學生來說是件難得的事了,看些功利主義的教科書時間被硬性規定的多,難得可以看本紓解性靈的課外書的時間都沒有,唉。

0 comment(s):

張貼留言